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報道 > 2022年專題 > 2022年職業教育活動周 > 媒體報道
打破“天花板”,助力職教更高質量發展
發布日期:2022-05-18 18:40 來源:新華日報 瀏覽次數: 字體:[ ]

5月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正式實施,明確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型,著力提升職業教育認可度,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更好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新職教法”將如何影響職業教育?職校生又將有何獲益?

從“普職分流”到“協調發展”,職業教育重新定位

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中,最大的變化是將“實施以初中后為重點的不同階段的教育分流”修改為“國家優化教育結構,科學配置教育資源,在義務教育后的不同階段因地制宜、統籌推進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協調發展”。

對此,南京玄武中等專業學校校長孫兵表示,從“普職分流”變為“普職協調發展”,實際上是把職業教育的地位明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并非低人一等、矮人一截。學生初中畢業時可根據實際情況和愛好選擇普通高中或是職業學校,畢業后可就業、可升學。

近年來,江蘇的職業教育學歷提升一直為打破“斷頭路”而努力。南京市教育局職社處負責人介紹:“南京的職業教育升學渠道多樣。包括職教高考、3+4中職與普通本科分段培養、3+3中高職分段培養、中職畢業生免試注冊入學、高職學生‘專轉本’考試、通過國際合作項目出國留學等途徑,可以滿足各類型學生的升學需求。”

職業教育不斷拓寬的升學路徑給了學生更多的選擇,有校長表示,對于即將面對中考的學生來說,可以將關注點放在職業教育的未來發展這條路徑,結合自己的愛好專長、學業水平、個性特點,做出更為明智的選擇。

2015年,南京外國語學校河西分校畢業生王藝穎中考后進入南京財經高等職業技術學校,并在2020年通過“專轉本”考試前往金陵科技學院完成本科課程的學習。今年9月,她將前往英國紐卡斯爾大學繼續自己的研究生課程。王藝穎坦言,“可能有的家長會擔心,孩子如果沒有進入高中,那么之后的人生之路會走得比較艱難,或者高職院校的學風會不會不好,但在我看來,條條大路通羅馬,無論在哪里求學,只要保持上進心,老師都會助你一臂之力。”

“其實,社會上從未關閉學歷提升的大門,關鍵要靠‘有心人’。”今年6月,吳明慶即將從南京工業大學工業工程專業研究生畢業。回想過去幾年,她說,不會忘記這段時間自己一直在奔跑著的艱辛和永不放棄的決心。2013年,18歲的吳明慶進入江蘇城市職業學院工程造價專業學習。2016年專科畢業后進入南京一家工程造價事務所工作。“那時的我一直堅持‘兩條腿走路’,一邊工作一邊提升學歷。”吳明慶說。2016年8月,她開始在江蘇開放大學工程管理專業學習非全日制成人本科課程,并在2019年1月拿到了本科畢業證。2018年12月,吳明慶以江蘇開放大學應屆畢業生的身份參加研究生考試,成功考入南京工業大學全日制碩士研究生。

高質量育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不少職教專家表示,此次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其目的是為了推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也讓社會各界更多關注和認可職業教育。

“學生發展有個性差異,人人都上高中并不現實,更需要接受‘適合的教育’,中職教育滿足了不同稟賦和潛能學生的學習需要。”南京高等職業技術學校老師陳育中說。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不同于本科院校,高職院校在專業設置時會更注重與社會需求對接,因此專業變動更新也比較常見。”南京鐘山職業技術學院大學生就業與創業辦公室主任王建介紹,近年來,隨著“一老一小”的養護越來越受到大家重視,其衍生的老年服務與管理、幼兒發展與健康管理、護理等專業社會需求量大,就業形勢較好。從鐘山職業技術學院的就業數據來看,相關專業就業率往往能夠達到90%以上。而越來越高的薪酬與社會認可度也讓這一類“與時俱進”的專業成了“香餑餑”。

“職業定向培養的方式也使得學生們更容易在某一具體領域深耕。不少學生還憑借平時的積累和鉆研在競爭激烈的就業市場‘殺出重圍’。”應天職業技術學校就業辦負責人李長兵告訴記者。同樣,江蘇旅游職業學院招生就業處處長李慶認為,職業院校應用實踐性的培訓、引入企業具有實踐經驗的優秀人才進校指導,且學生在實習期就能夠到企業的一線工作,使得職業院校的學生在工作方向的定位上比本科生更加務實、準確,專業技能更加符合企業需求。

去年11月,南京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機電專業學生朱政進入一家電梯設備安裝公司實習,為老舊小區加裝電梯。他發現,群眾需求加上政策扶持,讓加裝電梯改造工作前景可觀。于是,“打工仔”朱政決定“自立門戶”。員工工資,宿舍房租……到處都要花錢,公司剛剛創立根基不穩,加上電梯工程周期長,回款慢,朱政咬咬牙把這些年實習攢下的幾萬元全部投了進去。“厚著臉皮”聯系業主、社區、物業,“耐著性子”將工程按部推進,心里憋著一股勁,終于在幾個月后拿下多個小區業務,實現營業額260萬元。

在眾多職業院校,不乏“大國工匠”擔任學生的師傅。連日來,常州技師學院老師戴文博與學生們同吃同住,積極備戰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工業機械項目。去年年底,戴文博獲評“江蘇大工匠”,在他看來,作為一名職業院校的老師,自己更要挑好職技人才培養的重擔,汲取最新技能與知識,與時俱進,培養出更多技術優秀的技能人才。

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辦學的基本模式,也是辦好職業教育的關鍵所在。江蘇經貿職業技術學院校長薛茂云表示,新職教法提出了完善產教融合制度支撐,把促進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作為基本導向,著重解決職業學校“一頭熱”、行業企業參與積極性不足的問題。在他看來,政府也可以出臺相應的政策,讓企業能夠在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當中得到一些政策紅利。有了政府的支持,企業的參與度、積極性也會增加。

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還需社會共同努力

職業教育提檔更要提質。

新職教法提出,將設立實施本科及以上層次教育的高等職業學校,由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審批。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是我國第一所公辦職業本科學校,起著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驗田的作用。

“與產業發展緊密對接是職業教育的本質屬性,本科職業教育不僅要與產業緊密對接,更要契合辦學層次的提升要求,向以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等為代表的高端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高端轉移。”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黨委書記吳學敏告訴記者,高等教育階段的普職融通還有更廣泛的發展空間。

無錫職業技術學院院長龔方紅表示,新職業教育法明確要提高職校學生的待遇,隨著現代職教體系的構建,職校生的發展通道打通,對提高職業教育質量大有裨益。當專業建設水平提高以后,就可以逐步跨越到職業教育的本科甚至更高層次,這等于是打開了職業教育發展的“天花板”。

“希望在未來可以擴大職教本科規模,加快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支持更多符合條件的國家‘雙高計劃’建設學校和專業升格為職業本科院校,以職業教育辦學層次的提升度切實提高社會對職業教育的認可度,吸引更多高素質人才走技能成長成才成功的發展道路。” 江蘇海事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劉紅明表示。

正值畢業季,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就業問題更受關注。然而,在就業市場,“職業教育低人一等”“職業學校不是好學校”“職校學生找的工作不體面”“第一學歷是職業教育的不要”等偏見和雜音時有出現,甚至很多通過學歷提升的學生也會遭遇各式各樣的“就業門檻”。

新職業教育法明確了職業學校學生在升學、就業、職業發展等方面與同層次普通學校學生享有平等機會,同時事業單位公開招聘中有職業技能等級要求的崗位,可以適當降低學歷要求。江陰中等專業學校黨委書記、校長潘永惠表示:“這些規定,從法律層面保障了職業學校學生的權益,為職業教育營造更加良好的發展空間,為各行各業都能‘人盡其才’提供了保障。”

“職業教育社會地位的提升,仍需要社會各方面共同努力、主動作為。”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校長眭碧霞認為,未來,社會觀念應從重視學歷轉向更加重視貢獻、重視能力,應建立各行各業平等的職業資格框架制度,人人都能在自己的職業軌道上走到相應的高層次等級。

南京曉莊學院陶行知研究院副研究員蔡華健認為,職業教育更多的是一種面向企業、行業、市場的教育,強調市場需求導向。在我國人口增量特別是勞動力人口面臨下滑預期的當下,職業教育將是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讓受教育者從“好就業”轉向“就好業”“充分就業”的有效抓手。(記者 葛靈丹 葉真 謝詩涵)

來源:《新華日報》2022年5月18日 第6版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杨晨晨国产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